無拘無束的拍鳥

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 發表日期 / 2018-01-12

我愛攝影,大自然生態攝影,舉凡昆蟲、植物、鳥類等,我喜歡將平常難以用肉眼觀察到的景象記錄在相機檔案中,慢慢瀏覽觀看,心中產生一股「嘿嘿,這個畫面你們沒看過吧」這樣的既阿Q又奇異的優越感。參加鳥會之後,拍鳥成了佔很大比例的攝影選項。
拍鳥,是讓人很享受的一件事。這幾年因為上班較沒太多空閒,因此大部分都是在趁著上下班沙崙農場附近車拍亂晃。同一個地點我可以一直去、一直去,可能拍到的鳥種都很類似,也無所謂。但總會有幾次,將車子停好、熄火,坐在車子裡靜靜享受荒野風光超過30分鐘之後,鳥兒慢慢地習慣了、不理會我的存在之後:彩鷸起來散步了、環頸雉開始悠然自得地覓食了、燕鴴飛過來洗澡了,許多精彩的照片,也都是在這種時候才能拍得到。
6月中,剛下幾天大雨,沙崙農場附近一片剛採收完的休耕田中,連日來累積的雨從排水溝中溢流稻田裡,形成了一條條的小溝渠。開車經過時,眼睛瞄到幾隻燕鴴在田裡,嘿~居然是在洗澡!通常燕鴴都是在旱田出現,洗澡的畫面當然不能錯過囉。慢慢將車子停靠路邊,等了好一段時間,終於他們又回來了,這次難得有天時跟地利,連紅鳩、小環頸鴴也都來參一腳,是難得的一次經驗。
老婆常常看我在整理照片時,出言相譏:「拜託,又是紅冠水雞,這你不是拍過幾百次了?」其實,每次拍它的神韻、背景、動作、光線都是不同的,總覺得這次拍到的畫面,又比以前好上許多。而喜歡攝影的人絕對沒有所謂「這張是最棒的一張了,以後不用再拍它了」這回事的。
今年春季,跟著經驗豐富的正峰大哥上藤枝賞花拍鳥。兩人在一個櫻花公園的小小山坡上,守著幾株櫻花樹等鳥來。櫻花+冠羽畫眉這種鏡頭,拍鳥久一點的人,可能都拍到有點膩了吧?但我好不容易有個比較悠閒的一整天可以消磨,因此慢慢地跟他耗。這期間,鳥兒一陣陣地來來去去,沒鳥兒時就左右晃一下,從早上上山就定位後一直到吃中飯才離開那小小的山坡地。耐心的結果,除了櫻花樹上常見的冠羽畫眉、白耳畫眉等,以前很不容易拍好的小叮噹(紅頭山雀)、棕面鶯等好動又嬌小的鳥兒,也成功地拍到了。拍攝過程中還見到紅頭山雀咬著小毛蟲一點一點地往某個定點移動,判斷是要回巢餵食幼鳥,嗯,就不打擾他們了。
其實,咱們鳥會有許多拍鳥的兄弟,除了拍鳥也都會拍攝其他的生態照,螃蟹、青蛙、蜻蜓;也有人長年用相機記錄防風林、魚塭區、沙灘區的鳥兒,每個人都有一拖拉庫的攝影經可以講,希望藉由本文的拋磚引玉,看到更多的鳥友分享動人的故事。
 
原文請詳見:中華民國野鳥學會

訂閱電子報

確認

我要推薦參賽者

確認